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女友王蓉
女友王蓉
银辉般的月光笼罩着宁静的亚龙湾,深蓝色的天幕上缀着繁星点点,海浪温柔得拍打着沙滩。

  坐在沙滩上,凭海临风,听着阵阵涛声,曾浩感觉自己在都市生活里的形成的坚硬外壳似乎慢慢地剥落……清晨,拉开落地玻璃窗的窗帘,映入曾浩眼帘的就是亚龙湾清澈碧蓝的海水,真是碧空万里,海天一色。转头望去,曾浩看到大片的草地,茂密的椰林和起伏的青山,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轻松与自由。

  躺在阳台的躺椅上,面对着大海,打开随身的小CD耳机,听着里查德克莱德轻快的钢琴曲,时而抬眼望一望那碧蓝的海水,时而低头看泳池里嬉闹的儿童,就这样曾浩度过了一个的悠闲的中午。

  这种安静温馨的感觉曾浩从来没有体验过,不禁心里想道,“有这么好的地方,还上什么课呀,那些学员们真是些无趣之人。”

  吃过晚饭,曾浩决定去游泳,只穿着泳裤,披着一个洁白的大毛巾,来到了碧绿的游泳池边,在灯光的辉映下浅水区几乎清澈见底。晚上游泳的人不是很多,游泳池很是安静。将放下毛巾放在凉椅上,仰头看看满天的星光,曾浩戴上泳镜,伸展了几下身躯,靠着池边慢慢沉入水里,感受着清爽的湖水贴着肌肤的感觉,心情惬意无比。

  深深吸了一口气,曾浩潜入水中,几乎贴着池底游动着,由于泳镜的放大作用,曾浩在水底忽然注意到在自己的左前方有两条洁白浑圆的美腿在慢慢地划动,不禁色心大动。

  曾浩迅速地向着那个拥有美腿的女孩潜去。在接近女孩身边的时候,曾浩发现这个女孩穿着浅黄色的泳衣,竟然是很性感的露背式,包裹着美妙的凹凸线条。从她的划水动作来看,应该是刚刚学会蛙泳不久。曾浩努力地屏住呼吸,在肺部氧气用完之前,跟着这个缓慢游动的女孩,近距离慢慢地欣赏那一分一合的美腿,甚至清楚地看见了女孩腿上的细小绒毛。

  由于距离太近,正当曾浩沉浸在偷窥的刺激感觉里的时候,猝不及防地,那女孩一脚就蹬在了曾浩的脸上。

  耳中听见那女孩的一声尖叫,差点喝了一大口水,曾浩仓促地吐尽肺部的空气,赶紧手划脚蹬,浮到了水面上。

  由于憋得太久,一浮出水面,曾浩急促地喘完几口大气后,这才注意就在自己身边,不到半米的距离,那个穿着浅黄色泳装的漂亮女孩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眼神里,有着一点紧张,一点好奇。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剗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李煜《菩萨蛮》

  “你是谁?”黄色泳装的女孩问道。声音很好听。

  “你长得真好看!”曾浩看着这个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的小女孩,想着刚才在水底自己的鼻子都几乎贴着她的屁股了,曾浩强忍着笑,答非所问。

  “是吗?谢谢你,刚才是你在水里吗?我好像碰到你了?”听见曾浩说自己长得漂亮,女孩明显很高兴。

  “碰到?你简直就是狠踹了我一脚,你这鸳鸯无影脚真是厉害,无声无息,神出鬼没,一脚就将我从水底踹到了水面,差点让我这个大高手出洋相,哼!” 曾浩嘴上不满,可眼神里全是笑意。

  “哈哈,那对不起了,你可真逗,什么无影脚,我刚学会游泳,如有得罪,纯属无意。”女孩用手打着水花,看着曾浩,一脸灿烂。

  “好吧,看在你无意冒犯的份上,我老曾这就原谅了你,对了,我叫曾浩,曾国藩的曾,皇恩浩荡的浩,认识你很高兴!”曾浩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他和这个女孩的对话。

  “你好,我叫王蓉,认识你很开心!”女孩明显对曾浩有好感。

  “蓉儿,你是哪里人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游泳啊?”曾浩迅速探听着王蓉的虚实。

  “嘻嘻,你叫我蓉儿,我可不会叫你靖哥哥。我不告诉你我是哪里人,除非你能猜出来。”王蓉卖着关子。

  “这个嘛,呵呵,难不住我。”曾浩的心里其实一点线索也没有,听口音,王蓉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看长相,曾浩忽然觉得王蓉的嘴巴长的有些特点,记忆里似曾相识,好像和自己以前在北京出差时认识的那位成都女同事有点相像。

  “你是成都的!是不是?”曾浩在短暂思考后,灵感忽至,看着王蓉一字一字地说道。

  看着王蓉眼神里的惊讶,曾浩知道自己蒙对了,心里暗自得意。

  成都女孩的嘴巴确实长得很有特点,这种特点很难用文字描写,只能去慢慢意会。曾浩又一次验证了自己这个经验的正确性。

  “你好厉害!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告诉我好不好,我想知道。”王蓉俏丽的脸上写着佩服。

  “哈哈,这个嘛,天机怎可泄漏?”曾浩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慢慢地吊着王蓉的胃口。

  “啊——你这人真烦!”王蓉已经忘记了自己才认识曾浩不到五分种,朝着曾浩用手打起水花,发起了攻击。

  ……

  很快,曾浩就和这个可爱的王蓉很熟悉了,听王蓉说,她今年二十三岁,毕业于美术学院,在成都一家报社作美编,这次利用公休假和姐姐、姐夫一起来三亚旅游。因为姐姐说累了,自己才一个人来游泳。

  ……

  “我要回房间了,时间有点晚了,好不?”王蓉看了手腕上的卡西欧一眼,有点恋恋不舍。

  “好吧,晚上好好休息,只有睡好才能玩好。”曾浩心里很是遗憾,嘴上强作关切。

  看着站在游泳池边准备离去的王蓉,曾浩发现王蓉的个子和顾思雨差不多,大约也就一米六五的样子,但是刚才在水里竟然没有发现王蓉的身体很是丰满,特别是穿着泳装走路时扭动的丰臀,真是惹人遐思,动人心魂。

  “难怪这丫头说她曾经得过美院运动会的女子铅球冠军,看来是真的了。” 看着回过头朝着曾浩挥手再见的王蓉,盯着那丰满的侗体,曾浩强忍着被王蓉勾起的来自下腹部的赤裸欲望,贼不甘心地也举起手示意再见。

  回到房间,曾浩站在阳台上,突然寂寞难耐,再也感觉不到早上的那份悠闲和安静。

  干脆脱掉泳裤,曾浩赤裸着走进卫生间,准备冲一个热水澡后就睡觉。

  打开热水龙头,压力很大的洗澡水溅射在曾浩赤裸的头顶和全身,一瞬间曾浩觉得自己精力无穷,小弟弟竟然也斗志昂扬地上翘到了很少有的角度,火热而坚挺。

  “难道今晚非要找个鸡才能解决问题吗?”曾浩苦笑着,看看已经养精蓄锐很久了的老二,想起了昨晚那个被拒绝的按摩电话里娇滴滴的声音。

  正当曾浩考虑要不要找小姐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嘿,三亚这地方怎么也象西安一样邪乎,想什么什么就来。”曾浩以为又是色情服务电话。

  “hi!是曾浩吗?我是王蓉。”电话里是王蓉的声音。

  “是我,你好,还没睡觉啊?”拿起电话的曾浩心里大喜过望,嘴上却很平静。曾浩觉得,对付王蓉这种类型,需要有些成熟状。

  “睡不着,就打电话给你,不打扰你吧?”王蓉拖长了声音说道。

  “打扰,怎么会?跟你聊天很高兴!呵呵,反正我也睡不着。”曾浩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晚上沙滩上很舒服,你有没有去过?”王蓉问道。

  “是吗?没有去过。”曾浩否认了已经去过了凯爱宾馆的私家沙滩。凭着经验,曾浩心里觉得今天晚上和王蓉之间一定有戏。

  “想不想下去走走,现在?”王蓉果然发出了邀请。

  “好啊,好啊,有美人相伴,夜色肯定浪漫无比。”曾浩在电话里轻轻的拍着马屁,没有女孩子不喜欢听这个。

  “嘻嘻,十五分钟以后,我们还在游泳池旁边见,不见不散。”王蓉挂断了电话。

  迅速穿上一件NIKE的薄短袖体恤和一条大短裤,曾浩哼着小曲,揣了一包金牌特醇,手里玩着ZIPPO,向电梯走去。

  楼下已经很寂静,斑驳的树影在灯光下显得分外朦胧。

  步伐轻快的曾浩仅用了两分钟就到达了已经空无一人的游泳池边,左手插进裤兜,慢慢地踱着步子,吸着一口烟,抬头看看,忽然发现星空下的夜色的确很美。

  比刚才回房间那会儿美多了。

  大约等了二十分钟了,曾浩看着宾馆的方向,竟然毫无动静,心里有一些着急。想着,“这个丫头,不会涮我吧?”

  正当曾浩疑神疑鬼的时候,终于,王蓉的身影从小路的尽头慢慢出现了。优雅的步伐显得风姿绰约。

  走到跟前,曾浩发现王蓉经过了精心的打扮,头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发夹,齐耳的短发乌黑又透着光泽,上身穿着一件有点紧身的黑色丝质无袖上衣,高高挺起的乳房曲线分明。下面穿着一条带着一圈圈褶子的黄色长裙,亭亭玉立,脸上带着一抹红晕,明亮的眸子里透着娇羞。

  面对一派大家闺秀风范的王蓉,曾浩有点发愣,始料未及。

  带着极度欣赏的表情,看着王蓉纯情如水的目光,一向能言善辩的曾浩忽然觉得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除非是你的温柔 不做别的追求

  除非是你跟我走 没有别的等候

  我的黑夜比白天多 不要太早离开我

  世界已经太寂寞 我不要这样过

  让我一次爱个够 给你我所有

  让我一次爱个够 现在和以后

  我的爱不再沉默 听见你呼唤我

  我的心起起落落 像在跳动的火

  忘了曾经拥有什么所以才会觉得足够

  现在才发现我们失去太多

  让我一次 让我一次

  让我一次爱个够 给你我所有

  让我一次爱个够 现在和以后

  ------歌曲《让我一次爱个够》

  看着发窘的曾浩,还是王蓉先开口了,“等着急了吧,我晚到了一会,不过我们说好不见不散的。”

  “没有,我也刚到一会儿。”曾浩恍过神来,赶忙回应道。

  “你看今天晚上的夜色有多美!”王蓉背着手,看着天,轻轻地交替着脚步,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晚上好听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是啊,夜色很美妙,但是这么好的夜色此刻只有我们两个人在静静欣赏,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早已司空见惯。”曾浩想起西安那常年灰暗着的天,印象里几乎没有看见过闪烁的星光。

  “你说的话总是充满了哲理,对于已经拥有的事物,人们总是很挑剔,很容易忽视甚至永远看不到它们的美。”王蓉扭过头看着曾浩忽明忽灭的烟头,若有所思。

  “已经拥有的,忽视,美好?”曾浩喃喃的想着,不知怎么,心里忽然出现了妻子的影子。这几年来,自己难道一直在忽视她么?一直在挑剔她的不是么?

  什么时候自己关心过妻子的衣着?饮食?兴趣?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性格率性由之,几乎没有顾及过妻子的感受。

  在单位里,在别人面前,曾浩总是不由自主地带上假面,工作上对于他人照顾得无微不至,一副虚怀若谷、大度无比的样子,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和很高的评价。

  可是回到家里,怎么就不能继续大度、继续容忍呢?能够容忍外人,怎么就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

  难道这是生活的必然?

  想起以往吵架时妻子伤心的眼神,曾浩的心里一软,是啊,虽然自己和妻子性格有差异,可是在和妻子的争吵里,自己几乎从来没有退让过,只知道按照自己的观点去要求、去指责。家庭需要奉献,可是自己奉献给家庭了什么?女人是需要照顾的,可是自己照顾过妻子什么?

  曾浩的心里一阵强烈的内疚。心里在想着,回西安后是要好好反省反省自己了。

  “在想什么,这么沉默?”随着两人的走动,王蓉的胳膊在走动的时候已经几乎贴着曾浩的胳膊了。肌肤偶尔相接的刹那,曾浩才抬起头,收起心事,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在想着生活的滋味,真实生活里,也许没有人不寂寞。”望着广袤的星空,曾浩忽然若有所悟,接着说,“人们在对金钱、权势、美色……的追逐过程中,根本意识不到自身存在的意义,心里能够不痛苦、不寂寞呢?”

  “星空寂寞吗?亘古永恒的星星满天闪烁,就这么存在着,闪烁着,它寂寞么?”

  “只有人,脆弱而短暂的人生,在追逐身外之物的时候,却迷失了自己,所以才感觉到了寂寞。”

  曾浩滔滔不绝,一口气将刹那间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啊!”王蓉的眼神里明显地蕴含了情意。

  “傻丫头,不要这样看着我,这样会出事的!”在通往沙滩的寂静小路上,看着王蓉含情脉脉的目光,曾浩感到一阵幸福,一种平静的幸福,忍不住拉起了王蓉温软的手,用明显带有挑逗的语气说道。

  “是吗?那就出事好了。”王蓉语气娇羞而又轻柔的说。感觉着曾浩手指的动作,王蓉几乎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看着王蓉任君采撷的娇艳姿态,盯着那随着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的乳房,刚才变得有些平静的曾浩开始情迷意乱,那团热热的火又渐渐地从丹田升起,向全身的血管一波一波地鼓荡开去。

  有花勘折当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明天怎么办,以后将如何自处?这些念头在曾浩的脑海里停留了一瞬后,便快速闪过。

  在两人的对视中,曾浩的眼神终于不再纯净空灵,开始闪烁出了浓烈的情欲,左手微微用力,王蓉娇呼一声,便靠在了曾浩火热的怀里。

  这种情景,任何言语都成了多余。

  抱着王蓉丰满的身体,曾浩的右手环在王蓉纤细的腰上,左手往下就按在了王蓉那扭动起来就动人心魂的肉感臀部,通过手指尖的挤压,慢慢感受着那种弹性带给手掌的细腻触感。

  王蓉的呼吸更加急促,扭动着身子抱紧曾浩,闭着眼睛抬起头,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呼出的醉人气息轻拂在曾浩的脸上。

  曾浩感觉到短裤里,被束缚着的小鸟似乎振翅欲飞。

  通过薄薄的体恤衫,曾浩的前胸充分体会着王蓉丰满的乳房带来的压力,微一低头,四片嘴唇便合在了一起。

  一时间天地旋转,四周的一切瞬间消失,夜空下只有两人在激情的相吻。

  嘴里含着王蓉的湿腻甜软的舌尖,慢慢吸吮,曾浩的右手已经从王蓉的腰侧探入,抚过光滑的脊背,转到前方,推起胸罩,便覆在了高耸柔软的乳房上。

  随着曾浩连续的动作,王蓉的乳尖已经挺立,一阵颤栗如电流一般穿过全身。

  “不要,啊——不要,不要在这里……”王蓉全身酸软,嘴里昵喃着。

  听见王蓉的声音,曾浩强忍着焚身的欲火,将王蓉的衣服拉整齐,说了声:

  “我们回房间吧。”便拉着已经软弱无骨的王蓉向客房走去。

  进入大堂,穿过酒店服务员暧昧的目光,站在上升的电梯里,搂着王蓉的腰肢,曾浩觉得电梯好慢。

  电梯停了,顾不上正对着电梯门的酒店摄像机的监控,曾浩几乎半抱起了娇喘吁吁的王蓉,快速进入房间,用脚后跟关上了门。

  靠在房门后,再度双唇相接的同时,曾浩忙乱地撕解着王蓉的衣服,不知怎么扯掉已经变皱的上衣,长裙很快坠在了地毯上。将王蓉碍事的纯色胸罩解开,曾浩微微弯了一下上身,左手抚着王蓉赤裸的丰臀,右手从王蓉的左腋下穿过,环着光滑的后背,曾浩用嘴含住了王蓉胸前那骄傲地挺立着的嫣红蓓蕾。

  在曾浩的吸吮下,王蓉呻吟着,右脚翘起,上身忍不住变得绷直而后仰。

  由于强烈的刺激,同曾浩一样,王蓉的意识变得疯狂而模糊。

  抱起王蓉,放在床上,看着横陈的玉体,曾浩将自己的体恤和短裤脱了下来,体恤衫挂得耳朵有些疼。

  挺着胯下那已经极度亢奋的骄傲,曾浩将王蓉最后一件衣服———黑色的窄小内裤脱了下来,随手扔向身后。

  王蓉歪着脑袋蜷着腿,斜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发夹已经不知哪里去了,刘海的发丝散落在额前,脸蛋一片绯红,牙齿微微咬着嘴唇,随着急促呼吸而起伏着的裸体雪白柔软,可爱的肚脐眼下面一片浓密的阴毛,似乎已经有些水迹,闪闪而发亮。

  刹那间,空气里,充满了情欲的味道。

  站在床边,分开王蓉的双腿,一片潮湿的泛滥便进入曾浩充满色欲的眼帘。

  扶着王蓉翘起来的左腿,曾浩俯着上身,挺起腰,将由于血液的冲击而一波一波地不住跳动的坚挺,放在那片滑腻湿热的密洞口,微微左右摇动。

  “啊——嗯——”从探头探脑的小弟弟由于摩擦而传来的强烈刺激,使王蓉再也忍受不了,大声地叫了出来。

  看着眼前一派刺激而糜乱的景象,曾浩一挺腰杆,缓缓进入王蓉的体内。

  王蓉的阴道紧而热。

  进入,深入,上下左右捻动。

  床垫在晃动着,和王蓉晃动着的赤裸身体同一个频率。

  耳朵里传来王蓉兴奋的呻吟,随着曾浩的每一次插入和抽出,那些从王蓉体内分泌出来的大量黏白的液体越来越多,挂在暗红色的阴唇上,徐徐向下流去。

  王蓉屁股底下的那片床单,颜色已经深了很多。

  曾浩捏着王蓉的乳房,腰部有节奏地前后耸动着、抽插着,感受着王蓉阴道深处的火热和湿润,以及阴道四周层层褶皱的挤压。

  ……

  终于,状态甚好的曾浩在冲刺良久后,强烈的麻酥感刺激得小弟弟渐渐失控,随着肌肉和神经的紧缩,几股浓浓的精液,在几秒间,分批分时地肆意射入了王蓉的子宫深处。

  “啊——”感觉到了曾浩明显的律动和喷出的火热,王蓉忍不住再度刺激地大声叫唤了出来。

  抽出疲软的老二,曾浩依然站在床边,腿一酸,就趴在了王蓉的身上,脸埋在柔软的小腹,下巴感觉到了王蓉阴毛的轻柔。

  房间恢复宁静,除了两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曾浩几近麻木的脑海里,不知是谁的歌声一掠而过。

  【完】